天天鲁在视频在线观看


協 辦:內 蒙 古 科 技 大 學 法 學 系
首頁  | 本網資訊  | 親辦案例  | 法院審判規范性文件  | 合作媒體  | 經典案例  | 民商法學  | 刑事法律  | 證據法學  | 法律帝國
本站搜索
包頭昆區賈洪興等人涉嫌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尋釁滋事非法侵入住宅、非法拘禁、強
文章來源:包頭律師事務所  發布者:包頭律師  發布時間:2019-6-4 21:46:45   閱讀:900

本案由包頭市公安局昆都侖區分局偵查終結,以被告人賈洪興、梁曉東、張波、劉凱、張立軍、彭貞峰、席小剛、任利軍、侯奇、楊琴、田浩然、張旭、郝某某、賈某某、張某某、尤某某、楊某甲、高某某、胡某某、金源、胡某某、劉某乙、劉某甲、郭某某、楊某乙、肖某某等人涉嫌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尋釁滋事、侵犯公民個人信息、非法侵入住宅、非法拘禁、強迫交易、敲詐勒索、盜竊、對非國家工作人員行賄、故意傷害罪于2018年7月2日向本院移送審查起訴。本院受理后,于2018年7月4日已告知被告人有權委托辯護人,依法訊問了被告人,審查了全部案件材料。因本案部分事實不清,證據不足,于2018年8月17日、2018年11月1日兩次退回偵查機關補充偵查,偵查機關于2018年11月26日二次補偵完畢移送審查起訴。因本案系重大、疑難、復雜案件,依法延長審查起訴期限兩次。

經依法審查查明:

一、尋釁滋事的違法犯罪事實

1.2016年1月,被告人賈洪興因多次向被害人索債未果,遂通過被告人劉凱、梁曉東向被害人索要欠款。被告人賈洪興、梁曉東、劉凱、席小剛等人多次前往被害人經營的燒賣館,采取占座、滋擾、哄鬧、驅趕客人等手段向被害人索要欠款,嚴重影響了被害人經營的稍麥館的秩序。

2.2016年12月,被告人賈洪興因被害人不愿再向其供應粉條而懷恨在心,指使被告人劉凱、金源、張某某、任利軍等人駕駛白色捷達轎車在包頭市濱河新區潤恒城門口對被害人的面包車進行打砸,并將被害人的粉條全部傾倒在地上致使其無法銷售。經鑒定,劉凱等人打砸面包車、傾倒粉條的行為給被害人造成損失為人民幣1214元。

3.2017年1月,宮某某因自己經營的蔬菜配送業務被轉交給被害人而懷恨在心,遂找到被告人賈洪興幫助其實施報復及破壞行為。賈洪興便指示被告人胡某某找人,通過胡某某聯系到邊某某等人,邊某某等人到友誼菜市場找到被害人的面包車后對車輛進行打砸。經鑒定,被打砸的車輛損失為人民幣255元。

4.2017年3月下旬,被告人賈洪興因自己經營的蔬菜配送業務被轉交給被害人而懷恨在心,便指使被告人席小剛、彭貞峰等五人去報復被害人,并指使被告人賈某某駕車接送席小剛、彭貞峰等人到被害人經營的店鋪附近,席小剛、彭貞峰等人手持鎬把等工具,對被害人的面包車及門店玻璃進行打砸,致使被害人當天無法繼續經營。經鑒定,被害人被打砸的面包車及門店玻璃損失為人民幣2018元。

5.2017年3月底,被告人賈洪興因發現被害人搶了其生意,便再次指使被告人彭貞峰、胡某某在潤恒城門口攔截、打砸被害人面包車。彭貞峰、胡某某駕車尾隨被害人,后胡某某下車用鎬把將被害人駕駛的面包車前擋風玻璃砸裂。經鑒定,被打砸的車輛損失為人民幣95元。

6.2017年5月,被告人賈洪興因自己經營的蔬菜配送業務被轉交給被害人而懷恨在心,賈洪興指使被告人席小剛、高某某、楊某甲、賈某某駕車到被害人的店內,席小剛等人使用鎬把等工具打砸被害人的面包車。經鑒定,被砸的六輛面包車損失為人民幣2319元。

7.2017年5月,被告人賈洪興因自己經營的蔬菜配送業務被轉交給被害人而懷恨在心,5月2日凌晨5時許,賈洪興駕車與被告人彭貞峰、胡某某到昆區友誼菜市場斜對面建設銀行門口,彭、周二被告人使用賈洪興提供的甩棍對被害人所駕駛的廂式貨車前擋風玻璃進行打砸。經鑒定,被打砸的廂式貨車損失為人民幣145元。

8.2017年5月中旬,因酒店未及時向委托人支付購菜款其便委托被告人賈洪興幫助其索要欠款。賈洪興遂糾集被告人席小剛、彭貞峰等人前往酒店,以占桌、影響酒店正常營業等手段相威脅,迫使被害人分兩次向委托人支付菜款共計10000元,賈洪興等人獲利4000元。

9.2017年11月,被告人賈某某打電話要求席小剛幫助委托人向被害人索要購菜款61000元。被告人席小剛便在被害人店內采取威脅、跟隨等手段索要欠款,被害人通過中間人找到賈洪興從中說情、協調,后被害人給委托人銀行卡轉賬18000元,賈洪興等人獲利3000元。

10.2017年6月,被告人張波以替委托人向被害人索要欠款獲取經濟利益為目的,以需要補辦駕駛檔案手續為由將被害人騙至車管所,被告人張立軍、閆斌等人將被害人強行帶至包頭市昆區一飯館內,采取打耳光、罰跪、威脅、謾罵等手段逼迫被害人還款,被害人湊出3000元交給張波等人。為了讓被害人繼續還款,張波指使張立軍等人在青山區一浴池內看管被害人一晚,次日逼迫被害人繼續借款還債,被害人借到2800元交予張波等人,并抵押野馬越野車一輛。后張波多次威脅被害人還款,被害人又陸續還款1700元,索要欠款均被張波等人據為己有。

11.2016年3、4月,被告人梁曉東以替委托人向被害人索要欠款獲取經濟利益為目的,將被害人約至一飯店內,梁曉東糾集被告人任利軍等人一起前來索要欠款,后因被害人無法還款,梁曉東命任利軍在趙家營子一浴池內看管被害人一晚,后又將被害人帶至梁曉東家中看管兩日,被害人被迫償還委托人欠款70000元,梁曉東等人從中獲利17000元

12.2016年9月,被告人梁曉東以替委托人向被害人索要欠款獲取經濟利益為目的,糾集被告人楊琴、侯奇等人,通過被告人張波定位手機號碼、查詢寬帶地址等方式找到被害人住址后向被害人索要欠款。因進入被害人家中未果,委托人便多次打電話給被害人,被害人被迫與梁曉東等人見面,見面后梁曉東等人在被害人車內采取恐嚇、威脅、辱罵等手段逼迫被害人還款長達5小時,被害人還款后,梁曉東等人從中獲利15000元。

13.2016年9月,被告人梁曉東以替委托人向被害人索要欠款獲取經濟利益為目的,糾集被告人劉凱、楊琴、侯奇、任利軍等人采取跟隨、滋擾、威脅、恐嚇、聚眾造勢等手段逼迫被害人還款,后梁曉東等人獲利人民幣30余萬元。

14.2016年11月,被告人劉凱、梁曉東等人以替委托人向被害人索要欠款獲取經濟利益為目的,利用他人提供的被害人住址,到被害人的家中索要欠款,梁曉東等人找到被害人住所后欲強行進入,在被害人報警后,梁曉東等人不但未離開,還繼續采取恐嚇、威脅、謾罵等手段逼迫被害人還款,同時指使被告人任利軍等人毆打被害人;被害人再次報警并要求與警察一起到派出所以躲避梁曉東等人的毆打、威脅,梁曉東等人尾隨至烏蘭道派出所,被害人見狀不敢離開派出所,梁曉東在派出所外蹲守一夜。次日被害人從派出所出來后,劉凱指示被告人彭貞峰向被害人頭上倒尿,并對被害人實施暴力,后被害人被達茂旗人民法院司法拘留。拘留期限屆滿后,劉凱、彭貞峰在包頭市看守所門前將被害人強行帶至其住處,并逼迫其找開鎖公司開門,在被害人家中繼續逼迫其還款并限制其人身自由至次日下午16時許,長達32個小時之久,被害人與委托人簽訂了還款協議后,劉凱等人才從其家中離開。

15.2016年11月,被告人劉凱以替委托人向被害人索要賭債獲取經濟利益為目的,糾集被告人梁曉東、彭貞峰、任利軍等人多次采取跟隨、滋擾、威脅等手段逼迫被害人償還賭債。

16.2017年3月,被告人梁曉東以替委托人向被害人索要欠款獲取經濟利益為目的,糾集被告人劉凱、席小剛等人向被害人索要欠款。被害人下班后,梁曉東等人將其強行拉至車內并指派席小剛和另外一人跟隨被害人回家,在無法進入被害人家中時,梁曉東等人以在被害人家樓下辱罵、騷擾被害人及其家屬的手段逼迫其還款。

17.2017年3月,被告人張波以替委托人向被害人索要欠款獲取經濟利益為目的,通過非法定位獲得被害人住址,后通知被告人賈洪興,賈洪興即糾集被告人彭貞峰、席小剛等人在數日內采取白天尾隨被害人上班、夜晚在被害人住所附近蹲守及對被害人辱罵、威脅、恐嚇等惡劣手段逼迫被害人償還欠款。

18.2017年3月,被告人張波替委托人向被害人索要欠款無果,同年9月,被告人梁曉東等人到被害人家中向其索要欠款,被害人被迫簽訂還款協議后,梁曉東等人以不按期還款即處置被害人經營的工廠威脅被害人按期還款。

19.2017年3月,被告人張波替委托人向被害人索要欠款,因被害人無力償還,張波指使被告人梁曉東、張立軍、張旭等人強行從被害人經營的小賣部內拿走現金人民幣500元,價值1000元的白酒及600元的香煙,共計2100元。

20.2017年4月,被告人張波以替委托人向被害人索要欠款獲取經濟利益為目的,糾集被告人張立軍、張旭等人利用送快遞的方式將被害人夫婦二人騙至包頭市高新區一加油站處,并以威脅的手段逼迫被害人夫婦償還欠款。

21.2017年4月,被告人劉凱糾集胡某某等人在包頭市九原區一飯店門口蒙面持械對被害人實施毆打行為,并將紅色油漆潑在被害人所駕駛的轎車上,經鑒定,被害人人體損傷程度為輕微傷,被損毀車輛、手機價格為人民幣2045元。

22.2017年5月,被告人梁曉東、張波以替委托人向被害人索要欠款獲取經濟利益為目的,糾集被告人張立軍、張旭、田浩然、閆斌等人到被害人家中索要欠款。在被害人無力償還的情況下,張波等人又采取滋擾、跟隨及以被害人女兒的人身安全相威脅等手段逼迫被害人償還欠款,被害人償還欠款后,張波等人從中獲利。

23.2017年6月,被告人張波、梁曉東以替委托人向被害人索要欠款獲取經濟利益為目的,先后多次前往被害人在內蒙古杭錦后旗開設的玉石店尋找被害人,在尋找未果的情況下,張波、梁曉東糾集被告人張立軍、張旭、閆斌等人先后兩次對被害人經營的玉石店玻璃實施打砸并噴漆,后被害人被迫用玉石抵償債務。

24.2017年6月,被告人張波、梁曉東以替委托人向被害人索要欠款獲取經濟利益為目的,伙同被告人張立軍通過委托人提供的住址采取跟蹤、蹲守的手段找到被害人,又采取跟蹤、在車上安裝GPS等手段獲取被害人女兒的住址。梁曉東、張立軍、張旭等人在被害人家中,采取謾罵、威脅,逼迫等手段向被害人索要欠款,被害人被迫用一輛黑色別克轎車抵償部分欠款。后張波、梁曉東、張立軍等人在未聯系到被害人的情況下,又采取謾罵、圍堵被害人女兒,在其住所樓道內噴涂文字等手段逼迫被害人償還欠款。

25.2017年8月,被告人張波以替委托人向被害人索要欠款獲取經濟利益為目的,糾集被告人郝某某、張立軍、閆斌等人前往呼和浩特市,通過被告人郭某某對被害人非法定位的方式在被害人經營的店內找到被害人,隨后采取白天在店內附近蹲守、夜晚在店內留宿的手段逼迫被害人償還欠款。被害人被迫償還欠款,張波、郝某某等人獲利60000元。

26.2017年8月,被告人梁曉東、張波以替委托人向被害人索要欠款獲取經濟利益為目的,糾集被告人閆斌、張立軍等人,以送快遞的方式找到被害人借款擔保人,將擔保人帶至被害人家中,以被害人不償還借款即在被害人家中居住、限制擔保人離開的手段逼迫被害人償還欠款。被害人在提出以一間住房抵債無果后被迫借款,與擔保人共同湊錢償還欠款,梁曉東、張波等人獲利8000元。

27.2017年8月,被告人梁曉東、張波以替委托人向被害人索要欠款獲取經濟利益為目的,糾集被告人田浩然去呼和浩特市被害人公司,以謾罵、威脅的手段向被害人索要欠款。被害人被迫還款20000元后,梁曉東、田浩然及被告人劉凱又在包頭市昆都侖區一茶館內要求被害人繼續還款,期間劉凱糾集20余人在茶館外聚眾造勢,在被害人報警后,梁曉東等人仍采取跟隨的手段逼迫被害人還款。因被害人未在限定期限內償還欠款,梁曉東、張波、劉凱、田浩然等人便在被害人經營的加油站以干擾經營、加霸王油的手段逼迫被害人還款。梁曉東、張波、劉凱、田浩然等人獲利3萬余元。

28.2017年9月,被告人張波、梁曉東以替委托人向被害人索要欠款獲取經濟利益為目的,糾集被告人閆斌、張立軍、張旭等人,在被害人的工作場所,采取威脅、在被害人單位墻壁噴涂字跡、宣揚欠款一事、言語恐嚇等手段逼迫被害人償還欠款。被害人被迫借款在限定期限內償還欠款,張波、梁曉東等人獲利12000元。

29.2017年10月,被告人梁曉東以替委托人向被害人索要欠款獲取經濟利益為目的,糾集被告人劉凱、楊琴等人到呼和浩特市被害人公司,以謾罵、威脅的手段向被害人索要欠款,因被害人無力償還,梁曉東、劉凱、楊琴等人便通過非法獲取被害人住所信息的手段找到被害人妻子,并身著印有“催收”字樣的黑色馬甲,采取跟隨、滋擾等手段逼迫其替被害人償還欠款。

30.2017年10月,被告人田浩然以替委托人向被害人討債獲取經濟利益為目的,多次在被害人家以恐嚇、滋擾的手段逼迫其還款,在被害人還款20000元后,田浩然從中獲利。

31.2017年10月,被告人張波以替委托人向被害人索要欠款獲取經濟利益為目的,以送快遞的方式欺騙找到被害人,并將被害人帶至包頭市昆區一茶館內向被害人索要欠款。在被害人趁機逃離茶館并報警后,張波又繼續追逐、攔截被害人,在對被害人實施毆打行為時,因警察及時趕到,張波逃離案發現場。

32.2017年10月,被告人賈洪興以替委托人向被害人索要欠款獲取經濟利益為目的,張波以送快遞的方式欺騙被害人出現,賈洪興、張波伙同被告人梁曉東、劉凱等人強行將被害人帶至昆區一飯館內,采取恐嚇、威脅、謾罵等手段逼迫被害人還款,在被害人將欠款還清后,梁曉東等人獲利45700元。

33.2017年12月,被告人梁曉東以替委托人向被害人索要7萬元賭債獲取經濟利益為目的,指使被告人張波利用手機定位的方式找到被害人,后糾集被告人劉凱等人利用恐嚇、威脅、謾罵的手段逼迫被害人還款,后被害人被迫讓其妻子找親戚借款10000元還債,梁曉東等人獲利3000元。

34.2017年10月,被告人張波伙同他人以替委托人向被害人索要欠款獲取經濟利益為目的,采取威脅、恐嚇等手段逼迫被害人還款。被害人被迫用現金及飲水機抵償債務后,張波等人獲利13000元。

35.2017年11月,被告人張波伙同他人以替委托人向被害人索要欠款獲取經濟利益為目的,于11月20日下午利用手機定位的方式在包頭市公安局找到被害人。張波等人跟蹤被害人至青山區,后將被害人強行帶至青山區一飯店內看管兩小時,期間張波等人采取恐嚇、威脅被害人家人安全等手段逼迫被害人還款,被害人被迫籌借5000元給張波等人,后張波等人因不滿足于被害人只償還5000元,而將被害人強行扭送至昆區人民法院。

36.2015年3月31日下午,被告人彭貞峰等人進入包頭市石拐區被害人開設的麻將館內,對被害人及館內其他在場人員進行辱罵、毆打,并對麻將館內設施進行打砸,經物價鑒定,被損毀物品價值5365元。

認定上述事實的證據如下:

1.報案材料及被害人陳述,證實案件來源及被害人遭受被告人尾隨、滋擾、威脅及財物被損毀的事實經過;

2.書證:被告人戶籍信息、常住人口基本信息等,證實各被告人犯罪時已達完全刑事責任年齡;

3.書證:行政處罰決定書、刑事判決書等證實被告人違法犯罪情況;

4.書證:借款協議書、借條、收據、委托清收欠款合同書等,證實各被告人向被害人催收欠款的起因;

5.書證:扣押物品清單及照片,證實從被告人處扣押被告人催要欠款所著統一服裝的情況;

6.書證:轉賬記錄,證實被告人利用催收欠款獲取經濟利益的事實;

7.證人證言,證實被告人威脅、恐嚇被害人并干擾被害人經營活動的事實情況;

8.被告人的供述與辯解,證實被告人實施尋釁滋事的事實經過;

9.辨認筆錄,證實各被告人互相辨認及被害人對被告人的辨認情況;

10.價格認定結論書、修車收據及照片,證實被害人車輛、玻璃被損毀及被損毀物品的價值等情況;

11.抓捕經過、到案情況說明,證實各被告人被抓獲歸案的事實。

二、非法拘禁的犯罪事實

1.2016年1月,被告人梁曉東以替委托人向被害人索要欠款獲取經濟利益為目的,糾集被告人席小剛多次在被害人經營的店內以干擾經營的方式向被害人索要欠款,在獲得被害人住所地址后,梁曉東等人使用卡片強行開門進入被害人住宅向被害人索要欠款。因被害人無法還款,梁曉東便和被告人尤某某二人在被害人家中居住,并采取跟隨等手段限制被害人人身自由至第二日早晨。被害人被迫以一輛奔馳轎車交給賈洪興抵頂欠款,梁曉東等人獲利30000元。

2.2016年9月,被告人梁曉東、劉凱以替委托人向被害人索要欠款獲取經濟利益為目的,糾集被告人侯奇、彭貞峰等人,在被害人家中向被害人索要欠款,期間對被害人實施毆打行為,又將被害人帶至一影吧內看管,繼續逼迫被害人還款。后被害人報警被公安機關解救。

3.2016年12月,被告人劉凱、彭貞峰、金源、楊琴等人以替委托人向被害人索要欠款獲取經濟利益為目的,在賓館等處連續剝奪被害人人身自由達5天之久,以逼迫還款。在被害人還款后,劉凱等人獲利30000元。 

4.2017年7、8月,被告人梁曉東、張波以替委托人向被害人索要欠款獲取經濟利益為目的,糾集被告人張立軍、田浩然、閆斌等人,由張立軍以送快遞的方式在被害人公司找到被害人,采取威脅、看管等方式限制被害人人身自由4天左右,在被害人被迫還款60000元后,梁曉東等人獲利15000元。

5.2017年8月,被告人張波、梁曉東以替委托人向被害人索要欠款獲取經濟利益為目的,糾集被告人田浩然、張立軍等人強行復制被害人手機通訊錄,以威脅、看管、攔截等手段限制被害人人身自由40余小時,被害人被迫找朋友代替還款20000元并寫下還款協議,梁曉東等人獲利8000元。

6.2017年9月,被告人張波以替委托人向被害人索要欠款獲取經濟利益為目的,糾集被告人張立軍、閆斌、郝某某等人,以送快遞的方式將被害人騙至固陽縣一超市附近,在被害人無法歸還欠款的情況下,將被害人帶至一浴池內限制其人身自由至次日上午,被害人趁張波等人不備從浴池逃離。

7.2017年9月,被告人梁曉東以替委托人向被害人索要欠款獲取經濟利益為目的,以送快遞的方式找到被害人,梁曉東糾集被告人楊琴、田浩然等人采取跟隨、看管等方式限制被害人人身自由長達10余天,被害人被迫還款65000元,梁曉東等人獲利18000元。

8.2017年9月,被告人張波等人以替委托人向被害人索要欠款獲取經濟利益為目的,糾集多人在被害人家中及賓館內長時間看管被害人,期間多次利用恐嚇、威脅、謾罵、在墻上噴字等方式逼迫被害人還款。后被害人被迫償還欠款,并向張波等人支付了“工資”、“食宿費”,張波等人從中獲利。

9.2018年1月,被告人梁曉東以替委托人向被害人索要欠款獲取經濟利益為目的,指使被告人楊琴以網友見面的方式將被害人騙至一飯店向被害人索要欠款。被害人提出以其父母所有的房屋抵償欠款,為防止被害人逃離,梁曉東聯系被告人賈洪興糾集人員跟隨被害人,后賈洪興指使席小剛以跟隨、共同居住等手段非法限制被害人人身自由,直至次日被害人父母被迫將房屋抵押給委托人。

認定上述事實的證據如下:

1.報案材料及被害人的陳述,證實案件來源及被害人被非法拘禁的事實經過;

2.證人證言,證實被告人非法拘禁被害人的事實經過;

3.被告人的供述與辯解,證實被告人實施非法拘禁行為的事實經過;

4.辨認筆錄,證實被告人互相辨認及被害人辨認被告人的情況。

三、強迫交易的犯罪事實

1.2016年7月,被告人張波、梁曉東以替委托人向被害人索要欠款獲取經濟利益為目的,通過聯通公司人員對被害人定位后找到被害人,糾集被告人劉凱、侯奇在影吧向被害人索要欠款,并以不還欠款拆影吧設備威脅被害人簽訂物品抵押協議。隨后十天左右,眾被告人又通過采取在影吧聚集、尾隨被害人、逼迫被害人按時報到等方式強迫被害人還款。在被害人無法在限定期限內還款的情況下,強行逼迫被害人與梁曉東等人簽訂以物抵債協議,將被害人影吧內物品悉數占有,在委托人獲得欠款22000元后,被告人梁曉東等人獲利20000元。

2.2017年5月,被告人張波以替委托人向被害人索要欠款獲取經濟利益為目的,糾集被告人張立軍、侯奇、張旭等人在東河區被害人經營的店鋪內以干擾經營和言語威脅的手段向被害人索要欠款并致被害人妻子因受驚嚇而臥床。在被害人無力還款的情況下,強行占有被害人車輛鑰匙,并逼迫被害人以18萬元購買的汽車作價7萬元抵頂欠款,并限被害人一個月內再歸還30000元。后張波指使張立軍將抵賬車輛交與被告人賈洪興并強迫被害人支付3000元過戶費。一個月后,張波、侯奇向被害人索要欠款30000元。張波、賈洪興等人將車輛變賣款和30000元還款據為己有。

認定上述事實的證據如下:

1.報案材料及被害人陳述,證實案件來源及被害人被強迫交易的事實經過;

2.書證:借據、債務催收委托代理合同等證據,證實被害人與債權人之間的債權債務關系及被告人帶人催收欠款的事實;

3.證人證言,證實被告人強行逼迫被害人轉讓資產的事實;

4.被告人的供述與辯解,證實了被告人實施強迫交易犯罪事實的經過;

5.辨認筆錄,證實本案被告人互相辨認及被害人對被告人的辨認情況。

四、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犯罪事實

1.被告人張立軍原系某通信公司職員。2016年12月因賭博被公司辭退。2017年被告人張波找到張立軍邀其加入其公司,之后張立軍一直跟隨張波,利用其原系通信公司員工的便利條件,采取手機定位的方式查找欠款人幫助張波等人非法索債。張立軍通過被告人劉某乙非法獲取公民位置信息247條,張波為向他人索要欠款,通過被告人張立軍、郭某某、劉某甲非法獲取公民個人信息580余條。

2.2017年2月至2018年2月,被告人張立軍為了幫助他人索要欠款,與被告人劉某乙商議,讓劉某乙幫助其查詢他人位置信息。劉某乙同意后利用工作便利根據張立軍提出的132個手機號碼查詢381次,非法獲取公民基站位置信息247條,獲利7000元。

3.2017年10月20日至2018年2月15日,被告人張波為了實施向他人索要欠款的行為,與被告人郭某某商議,讓郭某某幫助查詢他人位置信息。郭某某同意后利用工作便利,根據張波提供的手機號碼,非法獲取他人寬帶地址、身份證號碼等公民個人信息240余條,獲利16380元。

4.2017年6月,被告人張波經人介紹結識了劉某甲。同年8月,張波為了實施向他人索要欠款的行為,讓劉某甲幫助查詢公民個人信息。自2017年10月1日至2018年2月19日,劉某甲根據張波提供的89個手機號碼,利用工作便利查詢136次,非法獲取公民基站位置信息98條,委托其同事被告人楊某乙根據張波提供的96個手機號碼查詢142次。被告人劉某甲獲利6200元。

5.2016年6月開始,被告人肖某某明知被告人郭某某利用其妻子的移動工號替信用卡催繳人員查詢個人信息,仍將工號提供給郭某某使用,并且按每月1000元收取使用工號費用,從中獲利18000元。

6.2017年11月,熊某某委托梁曉東調查其兒媳出軌情況,梁曉東多次跟蹤、偷拍,并將獲得的住宿、位置等信息傳給熊某某,共獲利17500元。

認定上述事實的證據如下:

1.書證:規章制度及工作流程,證實禁止員工非法提供公民個人信息的事實;

2.書證:微信聊天內容截圖、微信轉賬記錄,證實被告人侵犯公民個人信息并獲利的事實;

3.書證:被告人戶籍信息,證實各被告人犯罪時已達完全刑事責任年齡的事實;

4.書證:扣押物品清單,證實扣押各被告人手機的情況;

5.被告人的供述與辯解,證實被告人非法獲取、提供、出售公民個人信息的事實;

6.辨認筆錄,證實被告人互相辨認的情況;

7.鑒定意見,允正聲像資料司法鑒定所出具司法鑒定意見書證實對被告人手機內資料的提取、恢復情況。

五、敲詐勒索犯罪事實

2016年10月,被告人張波以替委托人向被害人索要欠款獲取經濟利益為目的,通過被告人劉某甲以手機定位的方式找到被害人家的位置,后糾集被告人梁曉東、侯奇、楊琴前往被害人家中,在被害人出具了7萬元欠條、簽署了還款計劃后,委托人從被害人家離開,但梁曉東、侯奇等人為索取本應由委托人支付的索債費用,強行將被害人控制在網吧內禁止其離開,后被害人被迫向張波支付2000元索債費用。

認定上述事實的證據如下:

1.報案材料及被害人陳述,證實案件來源及被害人遭受敲詐勒索的事實經過;

2.書證:微信轉賬記錄、欠條等,證實被害人向被告人微信轉款的事實;

3.證人證言,證實委托張波等人向被害人催收欠款的事實;

4.被告人的供述與辯解,證實向被告人實施敲詐勒索行為的事實經過;

5.辨認筆錄,證實被害人辨認出被告人系實施犯罪行為人的事實。

六、故意傷害的犯罪事實

2017年8月8日14時許,張某某等人與被害人在包頭市昆都侖區一小區南門因進小區擋路問題發生糾紛,后被害人被張某某等人打傷。經法醫學損傷程度鑒定,被害人損傷程度為輕傷一級。

認定上述事實的證據如下:

1.報案材料及被害人陳述證實其被毆打的事實;

2.書證:常住人口基本信息證實被告人已達刑事責任年齡;

3.證人證言證實案發經過;

4.被告人張某某及同案供述證實故意傷害的事實;

5.辨認筆錄,證實被告人互相辨認的情況;

6.鑒定意見,法醫學人體損傷程度檢驗鑒定書,證實被害人損傷程度為輕傷一級。

七.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事實

2016年以來,被告人梁曉東、賈洪興、劉凱、張波等人網羅社會閑散人員十余人,有組織地進行尋釁滋事、非法拘禁、強迫交易、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等違法犯罪活動,聚斂錢財,嚴重破壞了經濟和社會生活秩序,危害了他人人身財產安全,造成了重大社會影響。

(一)犯罪組織架構體系完整、穩定,人數眾多,組織者、領導者明確,骨干成員基本固定。

2016年1月,賈洪興通過他人與梁曉東結識,并委托梁曉東向他人索要欠款。接受賈洪興的委托后,梁曉東等人以滋擾、跟隨、聚眾造勢等方式向他人非法索要欠款,迫于梁曉東等人的滋擾,被害人將一輛奔馳轎車抵押給賈洪興并與賈洪興簽訂還款協議。事后賈洪興如約向梁曉東支付了30000元傭金。自此梁曉東與賈洪興熟識。通過梁曉東,賈洪興又陸續與社會閑散人員劉凱、彭貞峰、席小剛等人相識。

賈洪興發現梁曉東、劉凱等人生活拮據,便時常出錢資助梁曉東等人的生活,以拉攏人心。在與梁曉東的相處中,賈洪興逐漸了解了“討債”行業的“門道”,遂與梁曉東等人商議,由賈洪興出資成立公司。2016年12月13日,賈洪興實際出資18萬元,注冊成立了某信息咨詢有限公司,其中賈洪興、梁曉東、劉凱各占股30%,賈洪興任法定代表人兼執行董事、梁曉東任監事,劉凱負責人事。公司成立不久,梁曉東又拉攏具有討債經驗并有查詢人員信息和定位資源的張波作為股東入伙。至此一個披著合法外衣,實際從事非法討債業務的討債公司形成。

在組織內部,賈洪興作為執行董事雖不負責具體事務,但當其需要打擊競爭對手、報復他人時,便會利用組織、領導者的身份指使席小剛、彭貞峰等骨干成員糾集多人使用暴力實施打砸同行門市、車輛等行為,上述人員亦心甘情愿聽命于賈洪興;梁曉東主要負責攬收討債業務及與債務人“談判”,實施催討行為;張波利用其資源負責查詢他人信息,定位找人;劉凱負責組織社會閑散人員,形成了一個以賈洪興、梁曉東、張波、劉凱為組織、領導者,張立軍、彭貞峰、席小剛、侯奇、楊琴等人為骨干成員,賈某某、胡某某、高某某、金源等人為一般參加者的層級清晰、骨干成員比較固定,人數眾多的黑社會性質犯罪組織。

梁曉東還為其公司定制了統一討債服裝,前書“催收”二字,后書“我跟誰誰就是欠錢不還的老賴”,并定制宣傳名片,介紹公司業務為商務調查、婚姻調查、債務清收、尋人尋址、打假維權,廣泛宣傳業務。

(二)該犯罪集團有組織的、利用暴力討債獲取經濟利益,獲利后由組織領導者進行分配。

公司成立前期,公司承攬業務獲利后,需交負責管理財務人員記帳并進行統一分配。后利益分配方式發生改變,在梁曉東、張波、賈洪興等人攬到討債業務后,指使其他骨干成員召集人員實施非法拘禁、尋釁滋事、強迫交易等違法犯罪行為。獲取非法利益后,由組織者、領導者按照內部層級分配給其他參與的成員,相當一部分組織成員以非法討債為業,客觀上起到了豢養組織成員,維護組織穩定的作用。在其討債的目的達成后,往往收取30%-50%的傭金,單筆業務獲利最高可達幾十萬元。若債務人還款金額達不到傭金的數額,該組織還會將還款金額強行扣下充當傭金。至案發,該組織非法斂財人民幣80余萬元、別克車一輛,現該車已被偵查機關扣押。

(三)以暴力、威脅手段,有組織地實施違法犯罪活動,為非作惡,欺壓群眾。

一是尋釁滋事,為非作惡。這是該犯罪集團非法討債慣常使用的手段,除跟蹤尾隨、恐嚇謾罵、聚眾造勢、滋擾鬧事以外,還采取一些更加卑劣的手段,如梁曉東等人向被害人索要欠款時多次毆打被害人至將凳子損壞,甚至采取向被害人身上潑尿的侮辱手段;在向被害人索要欠款時,在餐館內對其實施毆打、體罰、命令下跪;在梁曉東向被害人索要欠款時,將癱瘓的老人抬至被害人家中長達6、7日。

二是非法拘禁,限制他人人身自由。如梁曉東等人向被害人索要欠款時,采取跟隨、看管的手段限制被害人人身自由10余天;如劉凱等人向被害人索要欠款時,限制被害人人身自由達5天之久。

三是暴力打砸,毀人財物。賈洪興因其同行向其原客戶供應蔬菜,為報復、打擊同行,多次指使席小剛、彭貞峰等人對同行門市、車輛實施打砸、毀損行為。

四是敲詐勒索,強行索要。如張波向被害人索要欠款時,張波等人因未實現獲利目的,便又采取看管、滋擾等手段強行向被害人索取2000元。

五是侵犯公民個人信息。梁曉東、張波等人為向他人索要欠款,用金錢收買工作人員及公安機關工作人員,上述人員利用工作便利非法查詢、獲取被害人住址、車輛、行蹤等個人信息,

自2016年至2018年,以賈洪興、梁曉東、張波、劉凱為組織領導者的黑社會性質犯罪組織,采取滋擾、跟隨、威脅、聚眾造勢等方式向他人索要債務共48起,被害人達50余人。

(四)該黑社會性質組織非法控制、插手民間糾紛、經濟糾紛,干擾破壞他人生產、經營、生活,造成嚴重影響。

該黑社會性質組織通過賄賂工商局工作人員,注冊成立公司意圖為其違法犯罪披上合法外衣。在非法討債過程中,多次到被害人家中或經營場所實施恐嚇、滋擾、暴力威脅等行為,一些被害人被侵害后不敢報案,還有一些被害人雖報案,但該組織成員在公安機關警告、制止后仍肆無忌憚,繼續使用各種違法犯罪手段討債,嚴重干擾被害人生產、生活秩序,導致多名被害人不敢回家、不能上班、不能經營。收買通信公司的工作人員,對被害人進行定位、查詢,非法獲取公民個人信息,插手民間糾紛、經濟糾紛。賈洪興在經營過程中,指使席小剛等多人采取傷人身體、毀人財物等違法犯罪手段,惡意報復、欺壓同行,嚴重破壞了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秩序。

本院認為,被告人賈洪興、劉凱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以暴力、威脅或其他手段有組織地進行違法犯罪活動,稱霸一方,為非作惡,欺壓群眾,嚴重破壞了經濟、社會、生活秩序,造成惡劣的社會影響。被告人賈洪興、劉凱的行為觸犯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九十四條、第二百九十三條、第二百二十六條、第二百三十八條、第二十五條、第六十九條之規定,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應當以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罪、尋釁滋事罪、強迫交易罪、非法拘禁罪追究二被告人的刑事責任。

被告人梁曉東、張波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以暴力、威脅或其他手段有組織地進行違法犯罪活動,稱霸一方,為非作惡,欺壓群眾,嚴重破壞了經濟、社會、生活秩序,造成惡劣的社會影響。被告人梁曉東、張波的行為觸犯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九十四條、第二百九十三條、第二百七十四條、第二百二十六條、第二百三十八條、第二百五十三條之一、第二十五條、第六十九條之規定,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應當以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罪、尋釁滋事罪、敲詐勒索罪、強迫交易罪、非法拘禁罪、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罪追究二被告人的刑事責任。

被告人張立軍積極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多次參與有組織的違法犯罪活動,并通過組織的犯罪活動獲利,其行為觸犯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九十四條、第二百五十三條之一、第二百九十三條、第二百二十六條、第二百三十八條、第二十五條、第六十九條之規定,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應當以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罪、尋釁滋事罪、強迫交易罪、非法拘禁罪追究其刑事責任。

被告人彭貞峰積極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多次參與有組織的違法犯罪活動,并通過組織的犯罪活動獲利,其行為觸犯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九十四條、第二百九十三條、第二百二十六條、第二百三十八條、第二十五條、第六十九條之規定,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應當以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尋釁滋事罪、強迫交易罪、非法拘禁罪追究其刑事責任。

被告人席小剛積極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多次參與有組織的違法犯罪活動,并通過組織的犯罪活動獲利,其行為觸犯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九十四條、第二百九十三條、第二百三十八條、第二十五條、第六十九條之規定,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應當以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尋釁滋事罪、非法拘禁罪追究其刑事責任。

被告人侯奇積極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多次參與有組織的違法犯罪活動,并通過組織的犯罪活動獲利,其行為觸犯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九十四條、第二百九十三條、第二百七十四條、第二百二十六條、第二十五條、第六十九條之規定,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應當以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尋釁滋事罪、敲詐勒索罪、強迫交易罪追究其刑事責任。

被告人楊琴積極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多次參與有組織的違法犯罪活動,并通過組織的犯罪活動獲利,其行為觸犯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九十四條、第二百九十三條、第二百七十四條、第二百三十八條、第二十五條、第六十九條之規定,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應當以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尋釁滋事罪、敲詐勒索罪、非法拘禁罪追究其刑事責任。

被告人張旭積極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多次參與有組織的違法犯罪活動,并通過組織的犯罪活動獲利,其行為觸犯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九十四條、第二百九十三條、第二百二十六條、第二百三十八條、第二十五條、第六十九條之規定,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應當以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尋釁滋事罪、強迫交易罪、非法拘禁罪追究其刑事責任。

被告人田浩然、閆斌積極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多次參與有組織的違法犯罪活動,并通過組織的犯罪活動獲利,其行為觸犯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九十四條、第二百九十三條、第二百三十八條、第二十五條、第六十九條之規定,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應當以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尋釁滋事罪、非法拘禁罪追究其刑事責任。

被告人任利軍積極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多次參與有組織的違法犯罪活動,并通過組織的犯罪活動獲利,其行為觸犯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九十四條、第二百九十三條、第二十五條、第六十九條之規定,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應當以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尋釁滋事罪追究其刑事責任。被告人任利軍2008年因犯搶劫罪被內蒙古自治區包頭市稀土高新區人民法院判處有期徒刑十年,刑罰執行完畢后五年內,又犯應當判處有期徒刑以上刑罰之罪,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六十五條之規定,系累犯,應當從重處罰。

被告人郝某某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參與有組織的違法犯罪活動,并通過組織的犯罪活動獲利,其行為觸犯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九十四條、第二百九十三條、第二百三十八條、第二十五條、第六十九條之規定,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應當以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尋釁滋事罪、非法拘禁罪追究其刑事責任。

被告人胡某某、賈某某、高某某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參與有組織的違法犯罪活動,并通過組織的犯罪活動獲利,其行為觸犯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九十四條、第二百九十三條、第二十五條、第六十九條之規定,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應當以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尋釁滋事罪追究各被告人的刑事責任。被告人胡某某2009年7月因犯尋釁滋事罪被內蒙古自治區包頭市東河區人民法院判處有期徒刑七個月,刑罰執行完畢后五年內,又犯應當判處有期徒刑以上刑罰之罪,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六十五條之規定,系累犯,應當從重處罰。

被告人金源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參與有組織的違法犯罪活動,并通過組織的犯罪活動獲利,其行為觸犯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九十四條、第二百三十八條、第二十五條、第六十九條之規定,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應當以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非法拘禁罪追究其刑事責任。被告人金源2013年因犯販賣毒品罪被內蒙古自治區包頭市青山區人民法院判處有期徒刑四年,并處罰金人民幣3000元,刑罰執行完畢后五年內,又犯應當判處有期徒刑以上刑罰之罪,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六十五條之規定,系累犯,應當從重處罰。

被告人尤某某、胡某某、楊某甲任意毀損財物、恐嚇他人,各被告人的行為觸犯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條、第二十五條之規定,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應當以尋釁滋事罪追究各被告人的刑事責任,被告人楊某甲實施犯罪行為時未滿十八周歲,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十七條之規定,應當從輕或者減輕處罰。

被告人張某某故意傷害他人身體,致人輕傷,其行為觸犯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條之規定,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應當以故意傷害罪追究其刑事責任。

被告人郭某某、劉某甲、劉某乙、楊某乙、肖某某違反國家有關規定,利用工作便利獲取公民個人信息提供、出售給他人,情節嚴重,各被告人的行為觸犯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五十三條之一之規定,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應當以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罪追究各被告人的刑事責任。被告人肖某某經偵查機關傳喚主動到案,并如實供述犯罪事實,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第六十七條之規定,系自首,可以從輕或者減輕處罰。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六條第一款之規定,提起公訴,請依法判處。

 

此致

包頭市昆都侖區人民法院

檢察員:許  莉   

檢察員:許彩光   

2018年11月30日   

聯系我們
服務熱線:13654849896   郵箱:zwjkey2006@163.com
包頭律師咨詢網    地址:包頭市昆區凱旋銀河線2A1807室內蒙古鋼苑律師事務所(銀河廣場西)     
    Copyright © 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fangyuanhs.com 
技術支持 普訊網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