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鲁在视频在线观看


協 辦:內 蒙 古 科 技 大 學 法 學 系
首頁  | 本網資訊  | 親辦案例  | 法院審判規范性文件  | 合作媒體  | 經典案例  | 民商法學  | 刑事法律  | 證據法學  | 法律帝國
本站搜索
包頭律師咨詢:組織賣淫罪從犯與協助組織賣淫罪區分
文章來源:包頭律師事務所  發布者:包頭律師  發布時間:2019-6-4 17:40:24   閱讀:564

本欄目根據最新《刑事審判參考》總第115集第1267號《組織賣淫罪的“組織”要件及情節嚴重如何認定》、1268號《組織賣淫共同犯罪中的主從犯認定及組織賣淫罪與協助組織賣淫罪的區分》、1269號《如何區分組織賣淫罪的從犯與協助組織賣淫罪》的指導案例重點提煉而成。


組織賣淫罪與協助組織賣淫罪


一、組織賣淫罪的“組織要件”


“管理或者控制他人賣淫”是組織賣淫罪的最主要行為特征。具體的管理或者控制手段很多,比如招募、雇傭、引誘、容留、糾集等。具有三個特征:(1)組織者對賣淫人員采用了招募、雇傭、糾集等手段;(2)組織者具有管理或者控制他人賣淫的行為;(3)賣淫人員在同一時間段達到三人以上。


二、協助組織賣淫罪設立的原因


從本質上講,大多數協助組織賣淫行為屬于組織賣淫共同犯罪從犯的性質,但也有部分行為人成立專門的培訓機構、運輸組織等,專門從事協助組織賣淫的行為,這部分行為的獨立性就非常強,已經類型化了,因此有必要單獨設立一個罪名為協助組織賣淫罪,畢竟組織賣淫罪的量刑起點非常高。


刑法專門規定協助組織賣淫罪以后,并不影響組織賣淫共同犯罪中根據案件事實區分主從犯;同樣,協助組織賣淫罪本身也有主從犯之分,如有的犯罪分子成立專門的運輸賣淫女團伙,在團伙內部就有主從犯之分。


三、組織賣淫罪與協助組織賣淫罪的具體區分


(一)投資者、入股者罪名


只要投資者明知實際經營者、管理控制者所進行的是組織賣淫活動,即使沒有實際直接參與經營,沒有直接對賣淫活動進行管理控制,其投資行為也應認定為組織賣淫行為的組成部分。投資行為與實際經營行為、管理控制行為共同構成了組織賣淫行為。


因此,投資者即便不直接參與經營管理組織賣淫的活動,仍應認定為組織賣淫罪。主要投資人(所有人)一般認定為主犯,但投資比例較小也未具體參與經營的投資人,只是偶爾查看經營情況,可以認定為從犯。


(二)“雞頭”的罪名


賣淫人員的請銷假、排班、調度、薪酬等都由“雞頭”控制掌握,其在整個犯罪過程中地位極其重要,僅次于“大老板”,負責管理、培訓賣淫女等工作,其行為實質上屬于管理和控制他人從事賣淫活動,符合組織賣淫罪構成要件。


(三)經理、領班等其他管理人員罪名


經理、領班等其他管理人員實施具體的管理行為,只要與賣淫人員之間存在管理與被管理的關系,而不是單純的幫助行為,其實質上就是實施了組織賣淫罪的實行行為,只是地位和作用相對于出資者、指揮者而言較小,也應將這部分管理人員認定為組織賣淫行為。


比如:擔任客服、接聽嫖客電話、指引嫖客前往嫖娼、面試賣淫女等屬于協助組織賣淫行為。但建立賣淫女微信工作群、準許賣淫女請假等行為已經超出了協助組織賣淫的行為,而屬于組織賣淫中的管理行為,工作人員也是屬于其他管理人員的一種。


(四)單純的招募、宣教、運送、客服、保鏢、打手、管賬人等罪名


單純的招募(面試賣淫女)、單純的負責運送賣淫女、宣傳發送小卡片、客服接聽電話、接待嫖客、通知賣淫女試鐘、賣淫計時、催鐘、系典型的協助組織賣淫行為。


(五)協助組織賣淫罪與組織賣淫罪從犯的區別


兩者本質區別在于行為不同,而非作用大小。區分的關鍵在于是否實施了管理、控制賣淫活動的組織行為。在組織賣淫活動中,凡事對賣淫者的賣淫活動直接進行管理、控制的行為人,體現為以招募、雇傭、強迫、引誘、容留等手段,管理、控制多人從事賣淫,核心是策劃、指揮、管理、控制、安排、調度等組織行為,對賣淫者的賣淫活動已經形成了有效管理與控制,應當構成組織賣淫罪。其中起主要作用的是主犯,起次要、輔助作用的是從犯,但從犯實施的行為也應是組織行為。只是這種組織行為相對于主要組織者而言作用相對次要。


協助組織賣淫罪中行為人所實施的行為不能是組織行為,不與賣淫行為發生直接聯系,只能是在外圍保障賣淫活動順利進行的輔助行為。

聯系我們
服務熱線:13654849896   郵箱:zwjkey2006@163.com
包頭律師咨詢網    地址:包頭市昆區凱旋銀河線2A1807室內蒙古鋼苑律師事務所(銀河廣場西)     
    Copyright © 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fangyuanhs.com 
技術支持 普訊網絡